首 頁關於嶺南畫派嶺南派藝術家華人藝術家日本藝術家陳蘊化韻。藝術空間聯絡

 

 

 

司徒奇先生


司徒奇 字蒼城,開平縣赤坎中股桂鬱堣H。生於1904年。父司徒枚(號東皋)是清代宣統元年(西元1909年)已酉科拔貢。曾任郵傳部八品錄事。是知名詩人,少年時又習繪畫.有開平才子之稱,司徒奇幼年時,曾取其父所藏書畫臨摹。為父所見。認為有培養前途。以他筆法規範。更兼酷愛繪畫。為達其志向,便命他投考廣州市立美術學校,錄取在西畫系。司徒奇在市美畢業後。為了深造。複考進滬江中華藝術大學。亦習西洋畫。在中華藝術大學畢業時。適逢教育部籌備第一次全國美術展覽會。公開徵募作品。司徒奇以所作《藝人之妻》油畫送展。結果以第一名最佳品入選。並由大會彩印於第一次全國美術展覽會名作選集首頁,流傳中外。見者讚譽不絕。於是司徒奇名聲漸露。


  司徒奇在滬江中華藝術大學畢業後。南返廣州。主辦烈風美術學校,維尼斯美術研究社。栽培美術人才。他初雖習西洋畫。但對國畫也饒有興趣。他常兼繪國畫。一次偶為嶺南派大師高劍父所見、歎為奇才。便鼓勵司徒奇攻習國畫。對他說:"你學有根底。才氣橫溢。如能致力於國畫。定能成名。自開家派"。司徒奇對國畫藝術。深感興趣。遂加入春睡畫院。師拿高劍父。由於司徒奇天資夙厚。根底盤深。便收事半功倍之效。他在春睡畫院的初期。無論思想和製作。跟乃師高劍父抱著同一的見解。認為藝術是無分國界的。可以將西畫的特長寫入國畫。又可以用國畫的特長寫入西畫。中西共冶。才適合於現代。於是司徒奇由西畫轉攻國畫。


  1941年秋。司徒奇與春睡畫院同門設再造社於香港。大家互相切磋。畫風又為一變。複以線條為國畫特有宗法。非西洋畫所能比擬。又按高劍父後來提倡的力研宋院畫派。以書畫同源。於是致力八法。故所畫線條。勁而含蓄。柔而氣沛。所作牽牛花尢為媚曼。因有"司徒牽牛"之稱,他所畫紅棉。厚瓣虯枝。卓挺拔。淋漓蒼秀。不激不厲。表現出英雄氣概。故而飲譽藝壇數十載,又有"司徒紅棉"之稱。他所畫牡丹。更能顯出富麗堂皇。雍容端壯。他用筆用墨。莫不輕重疾徐。變化從心。用色、用粉、用水,最能處理色光、粉光、水光。令一花一葉充滿生活氣息。他學取徐熙、宋光寶、居巢、居廉、高劍父等繪畫大師之法而擴展。輕重處充分表現出自然光線的強弱。照耀于風枝露葉之間。發前人所未發。所以他寫的牡丹。亦非一般畫人所能比擬。司徒奇作畫甚豐。參加歷屆國內外繪畫覽會的作品。都以取材新穎得好評。


  司徒奇的師兄著名畫家李撫虹把司徒奇的國畫進展過程。劃分為四個時期:
  初期——著意於陰陽凹凸。側重色彩。忽視用墨。墨為國畫獨有的特殊美。同門師兄弟反復勸其多用墨。司徒奇亦恍然有悟。悔前所學。遂揚棄了中西共冶的折衷派。這是飽學了西洋畫之後而轉寫國畫的進展過程。不足詬病。


  第二期——雖然司徒奇魄力雄厚。有大刀闊斧的氣氛。但仍帶師門高劍父春睡畫院的格調。輕盈秀巧。無疑地受了老師的影響。不久。這種春睡畫風又為司徒奇所揚棄。


  第三期——已進展到一面在水墨上著力。表現著沉潛恬澹的逸氣;另一面在設色上發揮璀燦絢爛的風致。


  第四期——大刀闊斧的用筆。穩重調和的傅彩。都能融會貫通地造成豪邁奔放、沉雄古拙的風格。這無疑地憑著他自己的個性與天才。加之不斷的錘煉。在作品上儘量發揮。而又能大膽落筆。細心收拾所得到的結果。


  司徒奇承接高劍父新文人畫的思想。復發展光大。筆墨豪放豐腴。遂樹一幟。獨成家派。


  抗戰初期。司徒奇侍父于澳門。與著名畫師曇殊居士鄧芬相交。互相仰慕推重。經常研究討論畫。十分投機。後其父病故。司徒奇便居鄉循禮。是時。司徒優博士把設在廣州的越山中學遷回赤坎開辦。慕司徒奇名。禮聘為越山中學為美術教師。後日寇侵擾開平。司徒優博士將越山中學生遷往澳門。開平縣最高學府開平中學便聘司徒奇為開中美術教師。


  抗戰勝利後。司徒奇仍一直在開中任教。1945年11月。赤坎桃園挺秀為紀念南樓七烈士抗日英勇事蹟。著《南樓七烈士抗戰記》。請司徒作插圖。司徒奇欣然應允。與朱箕堅、周裕程等畫師作烈士英像及南樓抗日英勇情況、追悼烈士大會情景等插圖共27幅。使烈士英勇跡再觀,為該書增輝不少。稍後。為標榜民主。開平縣政成立縣參議會。分給開平縣教育會議員名額一人。司徒奇由於為人正直。敢說敢言。在教育界享有盛名。德高望重。被推選為教育界的縣參議員。他在歷次召開的參議員會議上,對官場時敝敢於仗義執言。質詢當政者的詞鋒犀利。被譽為縣參議會的"名炮手"。大家皆尊稱他為"奇叔"。


  1949年.司徒奇重返港澳。開辦美術社。從事繪畫藝術品的研究與授藝。學生頗多。1955年冬。司徒奇舉家移居加拿大之際。他的學生為了發揚老師的繪畫藝術。組織"蒼城畫會"。奉他為永遠名譽會長。又編印《司徒奇畫集》作為畫課範本。所輯皆司徒奇當時精品百餘幅。一時洛陽紙貴。司徒奇桃李滿天下。其中留港而卓有成效者數十八。蒼城畫會成立至今。先後在港澳舉行畫展七、八次。1981年為香港傷健協會籌款義展。得善款4.8萬元。仁風義舉,殊堪稱道。


  司徒奇出身於書香之家,除繪畫享有盛名外,詩書亦工。他作詩獨具法眼。偶爾著句。軏動人心目。早年曾遊西子湖。即景口占兩首日:"大橋灑市燈如霞.筲管交吹月半斜.風送歌聲人不見.一湖白霧罩輕紗"。"綠揚樓閣自高低。湖影山光一帶齊。幾處曲歌清似水,白公堤外又蘇堤".詩情畫意融為一體.他目題紅棉詩曰:
  "十大珊瑚倚碧空.江?又見木棉紅.由來英氣生南國.譜入丹青筆陣雄"."梅花開後木棉紅.嶺表高標睥睨空.擷取一枝供畫本.更誰能與論英雄"."亂畫虯枝亂著青.英雄氣象老猶頑.荒唐自是蒼城筆.合與高人一笑看"。司徒奇書法也佳。畫中所題字體。清秀灑中見雄奇。可以說是當今的畫詩書三絕。


  司徒奇舉家移居加拿大後。仍潛心於繪畫藝術。雖已80高齡。但老當益壯。精力不遜盛年。造詣比較20多年前(1961年師生聯展)又更邁進一步的。達到爐火純青的境界。他為發揚祖國偉大傳統藝術。雖然已過古稀之年有多。尤是作畫不輟,他為藝術成就。蜚聲海外。其傑作《雪松》、《晴雪》二幅。及其四公子乃鍾司徒煌之《秋色》。入選聯合國美術部門。經由聯合國國際兒童基金會選印為1982年該會明信片及聖誕卡。各印2億份籌募鉅款。我國畫家作品被聯合國選人得此殊榮者。獨司徒奇父子而已。


  80年代以來。司徒奇多次返回家鄉。家鄉興建教倫中學。他捐鉅款並捐紅棉樹100棵美化校園。他父子提供美術作品給縣美術館展出。他捐書捐款支持潭江詩社。潭江詩社聘請他為名譽社長。他樂意就任。並答應在海外籌款興建詩社址。他關心家鄉文化教育事業發展、為鄉親們所樂道。

 

 

 

      

 
居廉 居巢 高劍父 陳樹人 高奇峰  趙少昂 關山月 黎雄才 楊善深 何香凝
 
曉雲法師 司徒奇 方人定 黃磊生 胡宇基 陳金章 楊之光 歐豪年 劉允衡 陳蘊化
                   
 

© 2016 lingnanar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Web Design: James T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