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關於嶺南畫派嶺南派藝術家華人藝術家日本藝術家陳蘊化韻。藝術空間聯絡

 

嶺南畫派-折衷中外融合古今


| 嶺南畫派 | 嶺南畫派的淵源  | 近代日本畫與中國畫的關係與影響 | 歐豪年談嶺南畫派  |

 

嶺南畫派是本世紀初首先從廣東興起。以嶺南三傑為代表,主張吸取古今中外尤其是西方繪畫藝術之長以改造傳統國畫,使之朝著現代化、民族化、大眾化方向發展,而提高審美教育效能的一個在國內外有影響的美術流派。其表現形式是折衷中西,融彙古今;最終目的則是通過藝術美的陶冶以“改造國魂”。高劍父曾一再對他的學生諄諄囑咐:“我的所謂藝術革命,系外藝術與人生觀點上作起,並不是從藝術方法上作起。”正應當這樣去理解。


  “嶺南畫派”的概念一經弄清楚,誰是畫派創始人這一爭論不休的問題便可以順帶解決了。很明顯,它的創始人應是高、陳三位,而不是居巢、居廉。因為居氏兄弟終究只是舊式文人圈子堛熄Е峎ㄤe家,他們既沒有那種眼光,也沒有膽量和氣魄去提出“革新國畫”的口號和要求,去掀起一場“藝術革命”。


  不過,二居與嶺南畫派確實有它非同一般的關係,否則今天的廣州美術學院也不必建在當年的“隔山鄉”了。但必須看到,他們的貢獻畢竟只限於“量”的積累方面,到三傑出,才產生質的飛躍。這兩個階段是不應混淆的。如果一定要突出居氏兄弟與這一畫派的密切淵源,也不妨把居派稱為“前嶺南派”。

嶺南畫派得名的由來

 


 

  在中外藝術史上,一個畫派的取名,大致依照兩個原則:或按畫家活動的地區,或按藝術表現的特點。
  前者如中國古代的吳門派、婁東派、新安派、虞山派、浙派、金陵派、揚州派,近代的海派,現代的江蘇派、長安派等等;外國的佛羅倫斯畫派、威尼斯畫派、巴黎畫派等等。後者如中國的“沒骨派”、米家山水(以“米點”得名,這是雙關語);外國的印象派、點彩派、野獸派、立體派、未來派、超現實派、表現派等等。除此以外,有的還以畫家群體的某種特點得名,如中國的文人畫派、外國的巡迴展覽會派等。至於中國古代山水畫的“南派”、“北派”之分則比較特殊,它既與佛教的禪宗分派有關,亦與中國南北地質環境、氣候特徵的差異有關。


  很明顯,“嶺南畫派”之稱,是按第一種原則——地區性命名的。這本來沒有什麼特別之處。但很奇怪,這個名稱卻曾經很令畫派的創始人感到不滿。據關山月說:“當時高、陳諸先生對‘嶺南畫派’這個稱號,並不滿意,因為它帶有狹窄的地域性,容易使人誤解為只是地區性的畫家團體。更主要的,它沒能體現出吸收外來營養使傳統藝術發揚光大的革新國畫的理想。所以劍父先生從來沒使用過‘嶺南派’這一名稱,而寧可自稱是‘折衷派’。在他心目中,‘折衷’這個用語,也並非全為貶意的,只謂博採眾長,合於一身而已。但長期以來’人們習慣於接受‘嶺南派’這個名稱,而且它已經造成廣泛的影響,所以這個名也就被寫進了現代美術史冊了。”趙世光說:“當嶺南三家的畫風越來越受全國歡迎時,三人再次商討,以嶺南人所創的畫派,簡稱為‘嶺南派’,據聞最初高劍父不同意,認為此派不應局限嶺南,樹人則解釋——‘畫派是從嶺南創立,並無不得向外發展之意’,終於定名為‘嶺南派’。”如果所傳屬實,則嶺南畫派的取名使有點“強加於人”的味道了——至少對畫派創始人高劍父來說是如此。後來,好些“派中人”也一唯師言是依,如黎葛民等,直至六十年代還在文章中置辯,認為嶺南派之名“不夠恰當”。到今天,尚有人提議要“恢復‘折衷派’之名”呢。


  這問題到底應怎樣看?
  讓我們先來考辨一下這個畫派“派名”的沿革,才好下結論。


  確實,“嶺南派”的名字並不是一開始便有的。當高、陳三位自日本學成歸國,以嶄新的風貌而令畫壇場側目的時候,他們是自稱為“折衷派”的。這名稱有個來歷。《史記·孔子世家·贊》雲:“自天子王侯,中國言六藝者折中于夫子,可謂至聖矣!”折中,就是折衷,取正的意思。高、陳幾位用來表示自己酌取眾長而得其中正的藝術觀點。如1912年出版的《真相畫報》十一期堙A編者高奇峰的一幅“麻雀圖”便標明“折衷派”。稍後,又稱為“新派”或“新國畫派”。如1915年出版的二高一陳作品合集,便命名《新畫選》;1929年出版的《良友畫報》三十八期上,高奇峰的作品被稱為“新派國畫”;高劍父在《我的現代繪畫觀》堙A則自稱“新國畫”,傅抱石《民國以來國畫之史的觀察》一文,對他們亦採用同樣的稱呼。還有稱之為“革命畫派”的。俞劍華在1934年撰文道:“廣東二高(高劍父、高奇峰)參用日本畫法以畫國畫,一洗國畫重筆墨骨法的原理,而用潑色,光怪陸離,色彩斑斕,遂以新派自命,而又嘗從事革命工作,遂有革命畫派之目。”另外,尚有“新宋院派”、“新文人畫派”種種名目。最籠統、最含糊的稱呼莫過於把自古及今(包括二高)的廣東畫家一鍋端,通通算作“廣東畫派”的了,如今人李滌塵的《鑒別畫考證要覽》一書便是那麼做的。


  至於在今天普遍通行的“嶺南畫派”一名,則遲至1948年才出現(用黃志堅說)。關於這一名稱的由來,有好幾種不同的說法:一種是“約定俗成”說,一種是“自己商量”說,還有一種是“北方來源”說。


  第一說雲:“關於‘嶺南畫派’這個名稱。並不是哪個嶺南畫家自封的,而是在歷史發展過程中,由群眾創造的。當年高劍父先生留學日本,受到日本畫家參酌西方繪畫以革新日本畫的啟發,同時又接受了孫中山先生民主革命思想和辛亥革命火熱鬥爭的洗禮,於是立志對固有的舊中國畫進行革新。他和陳樹人、高奇峰先生以異軍突起之勢,揭起新國畫的旗幟,以自己的天才功力和嶄新的畫風,給當時畫壇以耳目一新的印象,時人為表示敬仰,稱他們為‘嶺南三傑’。後來‘嶺南畫派’這個名稱,也就約定俗成地保留下來了。”“當年”‘二高一陳’被時人尊為‘嶺南三傑’,並因此引申出‘嶺南畫派’的稱號,其實也是人們沿著習慣的思路,猶如稱‘揚州八怪’為‘揚州國派’一樣。”

 

其餘兩說則見於香港趙世光的《嶺南畫派界說及其發展導向》一文。其中“自己商量”說已見前引;“另一說則是解放後關山月、黎雄才兩位大師到北京畫展,當地報刊因其來自嶺南,故一致宣傳為‘嶺南派’,並把其師稱為嶺南畫派的始創者”。同屬“北方來源”的還另有不同的一說:“‘嶺南派’這一帶有地方色彩的稱謂,是建國初期,由鄭振鐸依北方人的習慣,在中國近百年繪畫到海外展覽時,撰文介紹時冠上的,後來便加以沿用。”現在讓我們來評斷一下各說的是非吧。如果真是“在1948年以前,還沒有‘嶺南派’這個稱號”的話,那麼,高奇峰早在1933年已去世,當時尚未有“嶺南畫派”之名,何來三人商量之事?可見那一說是不可信的。另外“北方來源”之說亦靠不住,因為它們的時間都在解放以後,比1948年要遲了好幾年。可見,揆之以理,只有“約定俗成”一說比較可信。


  現在再回到派名爭議的問題上來。那麼多頂“帽子”,又是“折衷派”,又是“新派”、“革命派”,又是“嶺南派”……到底哪頂最合適呢?是否非得恢復“折衷派”的名稱,便不能“體現它的思想實質”、“鮮明宗旨”呢?依筆者淺見,“新派”、“革命派”今天是不好再叫的了,(否則人家要問,難道別的地區、別的流派的作品就全是“舊” 的、“不革命”的甚至“反革命”的?)至於“折衷派”一名,固然可以顯示它“吸收外來營養”的偏於技術性方面的特點,卻仍然難以體現它“藝術革命”的全部宗旨,尤其是有關“藝術與人生”的重要內容。再從這一畫派的實際情況看,它發源於嶺南地區,創始人及其他主要成員又都是嶺南人,而今天這個畫派的“大本營”仍在嶺南一帶(包括港、澳),那麼,按中外畫派命名的第一條通則(地域性原則),稱為“嶺南畫派”還是比較適當的。


  可是,為什麼外國現代的一些美術流派,如野獸派、立體派、表現派等等,又多據藝術表現特點命名呢?須知那些都是重形式(甚且是形式至上)的畫派,所以那樣取名是理所當然。但嶺南畫派不同,它是形式與內容並重的畫派(倘若從審美教育的要求看,內容還更重於形式一些)。假使勉強效法國外表現主義的現代諸流派,定要擁“折衷”命名之,那豈不是有違自己畫派的本旨(至少是不完全吻合)?從邏輯學、詞彙學的角度看,“名”與“實”之間其實並沒有必然的聯繫,它們的關係是多元的、可變的,本來就是“約定俗成”的。“嶺南畫派”這一名稱只要為人們所普遍接受,它身然便具有了如上所述(據筆者為嶺南派所下的定義,見前)的內涵。正如“揚州八怪”、“上海派”等也有它們的包括內容風格、技巧形式等各種藝術追求在內的特定含義一樣。所以我們說,擔心本畫派一旦冠以“嶺南”之名,便會顯不出它的“思想實質”、“鮮明宗旨”,或容易使人產生“以為只是狹窄的地區性的畫家集團”的誤解,其實都是過慮。


  可見,“群眾的眼光”還是雪亮的,如“嶺南畫派”這個名稱,不就“約定俗成”得挺好嗎?

 

 

嶺南畫派的特徵


  

    什麼是“嶺南畫派”?哪些人、哪些作品可以劃入這一畫派的範圍?或者說;如何界定“嶺南派”這一概念的外延與內涵?這是近些年來國內外嶺南派傳人與美術史家們熱心探討的課題之一。


  一、“圍外”、“圍內”的不同看法。。
  先聽聽“派外人”的議論。有的說:“嶺南派的特點主要是愛用熟紙、熟絹加上撞水撞粉的技法。”甚至說:“嶺南派畫實際是日本畫的中國變種。”“是西洋水彩畫。”“四不象,野狐禪!”這些貶義分明的過頭話顯然失之偏頗。較嚴肅的一說是:“所謂‘嶺南畫派’是指廣東一帶的具有亞熱帶地方色彩的以調和中西藝術為主旨的畫派。”這個定義也未能很好地概括出嶺南畫派的主要特徵。


  讓我們再聽聽幾位“派內人”的意見吧。


  黎雄才說:“嶺南派要有時代感和地方色彩,要能受大眾所接受。寫畫要以筆墨為主,渲染乃幫助氣氛。能先行一步便是創作,跟後便是模仿。”趙少昂說:“嶺南畫派是要具有時代感的文藝思潮,還要有新的題材,美的構圖,有神韻的筆墨和詩的意境,而達到真善美的效果,能使雅俗共賞。才是最好作品。”關山月則認為:“作為一個畫派來說,不能排除它具有鮮明的地方特色和具體的師承關係,也不排除它在技法上有某些共同的特色和慣用的手法,但我認為這都不是主要問題,……實質上,嶺南派之所以在中國現代美術史上,產生廣泛的影響,受到進步人士的支持肯定,主要因為它在新舊交替的歷史時期,代表了先進的藝術思潮。它揭起的藝術革命旗幟,主張以新的科學觀點對因襲、停滯的舊中國畫來一番改造。它主張打破門戶之見,大膽吸收外來的養料,使具有千百年古老傳統的中國畫重獲新生;它反對尊古卑今的保守觀念,強調緊跟時代的步伐,創造出能夠反映現實生活和時代精神的新中國畫;它強調這種新中國畫不是為了表現自我而只滿足個人的陶醉與欣賞,也不是狹義的為少數人服務的,而是為了更多人能接受它,即為了時代的需要而追求一種大眾化的、雅俗共賞的美的藝術。”廣州畫院副院長黃志堅更明確地把嶺南派的特徵歸結為四點:“以倡導‘藝術革命’、建立‘現代國畫’為宗旨;以折衷中西、融會古今為道路;以形神兼備、雅俗共賞為理想;以兼工帶寫、彩墨並重為特色。”以上這些,已漸漸靠攏了問題的實質,對人們深入把握嶺南畫派的特色有不少啟發。


  我們知道,一個藝術流派的形成,。一般應具備三個條件(或稱三種因素):一是有共同的主張、觀點(或稱藝術見解、宗旨、思想、觀念,形諸文字,便是綱領);二是有大範圍內相似的風格特徵(包括選材、佈局的審美意向與表現手法等等);三是有一個具延續性(並往往有承傳關係)的藝術家群。嶺南派無疑正具備了這些條件,所以有人認為,在中國近、現代畫壇中,“稱為‘畫派’非‘嶺南’莫屬”

 

 

 

           

 

嶺南畫派   關於嶺南畫派   嶺南藝術家與作品   藝術家與作品   陳蘊化   韻。藝術空間  
 

ENGLISH

繁體中文

簡體中文

 

首 頁

 

嶺南畫派

嶺南畫派的淵源

評文摘錄   

國畫/日本畫的關係

 

嶺南派大師與作品

嶺南派畫家與作品

 

畫展花絮

 

華人藝術家群像

日本畫大師與作品

 

陳蘊化簡介

評文摘錄

畫展消息

作品欣賞    陳蘊化近作

 

關於藝術空間

畫家藝術空間

主辦畫展    塲地租賃

主辦講座    國畫課程

 

 

© 2016 lingnanar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 James Tan  網頁設計:陳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