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關於嶺南畫派嶺南派藝術家華人藝術家日本藝術家陳蘊化韻。藝術空間聯絡

 

文希的畫

 

作者:劉抗

 

隨著時代的演進,國畫之需要改革,已是不成問題的問題了,但要依據什麼中心思想?要怎樣去推行實踐,卻鮮有肯定的結論和良好的表現。比如說:自命為革新的嶺南派畫家,就多數染上了日本的島國氣味,但求形體的外貌,而無內在的含蘊;只重彩色的渲染,而缺筆墨的韻致,處處顯出輕飄浮淺的樣相,而乏深沉厚重的氣派,其未能表像中華民族特有的性格及抱負,早為識者所深惡痛絕,這媯L需多贅。至於那些拾承古人渣滓,據為己有,想借屍還魂,換上另一副嘴臉,居然認為自我改造;或者竊取西洋的餘末,東施效顰,專在皮毛間用功夫,到頭來龍既不成蛇也不像,更無庸浪費唇舌指滴了。

 

文希的畫,正是能自尋革新之途而救回了前述許多缺陷,甚且有他突出的優點;雖然,其中也不無可議之處,但大體而論,是很強人意的。

 

我們先要知道,文希是以研究西洋畫的姿態,在上海的藝術學校堣U過數年苦功的,至今他有一手純熟精辣的寫生技能,可謂得到珍貴的收穫了。

 

由於那寫生技能的巧妙運用:他的題材,搜羅得非常廣泛;花鳥,蟲魚,山水,人物,幾乎無所不包。他的畫面,處理得夠生動活潑,毫無裝做之態,一以肉眼所瞥,收之筆底。他的設色用筆,既得大自然之幽趣,複能呈現意境之高逸,視客觀物象為主觀性靈之表達利器,融會心物於一爐,誠無負藝學最高之職責,總之,這些成果,都由於作者肯面對現實,活生生地捉住千變萬化的自然形象所致;假如閉了門,空對四壁,任你再學一萬年,也是徒然的!

 

然則,國畫的奧秘何在呢?曰:紙與墨藉出神入化之揮毫所起之無窮韻味是也。這不但和西洋的美術大異其趣,即與東方各國的繪畫亦非盡同,這異趣實是我國的專長,我輩理宜發揚而光大之,是以除技術問題而外,材料器具所生效能亦甚值得重視。文希一部份作品愛用古色熟紙繪製,這固然對某數種畫題能增強特殊的情調,但偶一為之則可,恃之以瓻h非上策,因為大氣磅礴,水墨淋漓的傑構,大都只有潔白的生宣紙才能澈底地襯托出來呀。關於用色,敷設得越多,越會傷害墨色的韻律,亦則會降低畫件的品格,但為著適應現實事物的表現,略施丹青,尚無大礙,終以樸質沈著為佳,至於白粉,最忌入畫,因為原則上既以白宣為正統紙張,它就無用武之地,而那粉質的不透明性,且易流於圖案刻板的弊病,西洋的水彩畫,尚且禁用,何況藝高一籌的國畫呢!

一件藝術品,單憑形與色的美,不能稱為完壁,需要健全的內容去充實它;同樣地,一個藝術家,只賴技巧的鏈達,不能認為滿足,應有正確的意識去支配創作的欲望,我們根據這種認識,再來觀摩文希的畫,發覺他除描繪的經驗相當豐富外,意識形態亦已從唯美觀念脫穎而出,漸移其筆鋒去摹寫現實社會的眾生相了。如農村動靜,街頭聚散,南國少婦,在在揭示人類生活的多樣性;我特別要舉出"待賑"那幀為例,因為在那不太大的畫幅堙A表現著一群流浪者為著家破人亡,以至饑腸軋軋,稠集而待慈善家們施予些微的接濟,那陰森的氣氛及淒清的況味,正是祖國今日最普遍最露骨的寫照,遠居異邦的我們,誰會看了不為之心悸呢?這種場面,本來用國畫的材料和手法去表現是不易討好的,然而文希卻成功了,未始不是給予後來者一種有力的啟示。同時希望他循此鵠的,兼程並進,最坦曠的中國藝術前程,就發韌於此吧!

 

轉載自《劉抗文集》

畫家簡介   >>


丹青餘韵──陈文希

受到各界的高度重视、尊崇与广泛喜爱,陈文希是少数能够成功结合东、西方技法与美感的新加坡艺术家之一。他不仅在中国传统书画的底蕴深厚,对於西方油画创作的掌握同样拥有扎实的根基。在他长达一甲子的创作生涯当中,展现了他深入传统又积极追求创新,在体现时代精神的同时,不忘发挥多元艺术风貌的努力与成果──从中国传统讲究笔墨细緻的工笔花鸟绘画,到西方热情奔放的野兽派风格油画,在他笔下都驾驭自如,再加上丰沛旺盛的创作力,都让他得以在东南亚艺坛之中佔有独具一格的开创性地位。

陈文希,1906年生於中国广东省揭阳县一户大家庭,父亲是不第秀才,叔父则是武秀才,在衣食温饱、无忧无虑的童年生活背景之下,让他有更多机会探索在生活之中的各种美丽事物,也由此孕育了他对艺术的浓厚兴趣。也是如此,艺术天分早发的陈文希在中学毕业后,便不顾叔父的反对,决定到上海美术专科学校专攻美术,后因故转校至新华艺术专科学校,受教於潘天寿门下,并在此开展了他的艺术前程。潘氏甚至教导他指画的功夫,足见对其厚爱,后来陈文希经常直接以指落款便是源自於此。在新华艺专整整四年的求学时间,陈文希同时学习了中国书画以及西方绘画两类门科,并且如同他的师长们,已经开始尝试中西合併,建立自己的艺术风貌。在校期间,他也结交了陈宗瑞、陈人浩与刘抗等后来也都先后在新加坡落脚生活的同窗好友,彼此在艺业上分享交流、互通有无。21岁那年,他便已在汕头举办了个人首次展览,获得颇多好评,因而接续在中国其他地方展出,甚至被徐悲鸿讚誉為中国最优秀的年轻艺术家之一。

陈文希在1948年的战争后抵达新加坡,从1951年到1959年之间,先后在华人高中与南洋艺术学院教授艺术,閒暇便往东南亚各地旅行,收集创作材料,其中又以巴厘岛和爪哇的民土风情,让他灵感充沛。。在这裡他见证了新加坡从一个过去的殖民地如何转变成拥有多元文化的繁华城市之过渡,剧烈地影响了陈文希的观看视角以及创作主题的关注所在。也是在这个小岛上,陈文希致力於将所谓的「南洋」艺术风格普及化──一种将亚洲的思想意识和社会关怀,完美融入西方美学构图与韵味的视觉呈现,落实到一般民眾的生活之中。

基於对自然的爱好,陈文希也豢养了一些宠物在家中,在透过对牠们精準翔实的观察帮助之下,他因而得以行有餘力地将其创作赋予更多概念及想像,使得会在日常生活出现的简单片段、丰碑似的动人景致、艳阳下的港湾风情、羽翼饱满的成群苍鷺,以及嬉戏跳跃的猿猴等等,都在他的作品当中获得另一种崭新的生命力。即使如此,律己甚严的陈文希总是抱持著开放的心态,一路在创作的各个面向多所尝试、精益求精。所以他经常交替运用中西创作媒材,以求得最能表达其情感的质地与韵味,而其兼擅工写与抽象两个截然不同的画种,更足以说明他不仅止於追求物象的摹写,也兼及心象的传达。彷彿唯有如此,其艺术生命才堪称完整。

职是之故,我们很难以一个绝对的字眼来形容陈文希的创作风格或艺术面貌,事实上也并不需要。观者需要作的,就是打开本能的,去感受自其作品中流洩而出的情绪,那是一种对於自然的尊崇、对於生命的喜爱,以及对於艺术始终无悔的付出。如同MAD艺术与设计博物馆创办人郑巧芸所言:「想要瞭解陈文希的创作,必须从心开始,如此才能欣赏到艺术家潜藏在画面底下的真实意念。」

身為第一代华人艺术家,陈文希在新加坡这块仍待开发的艺术新土上付出了极大的贡献,而他的努力也获得了应有的回报:1964年时获得新加坡总统尤索夫授予公共服务勋章。1975年,新加坡大学為了表扬他对美术的贡献,特别颁发以「名誉博士」荣衔,為首位当地画家获得此荣誉。1980年,他同样以首位新加坡画家身份,获得臺湾歷史博物馆颁发金章。1987年则获得亚细安文化及传播奖,可谓荣衔加身不断。及至其於1991年逝世,新加坡当局更是颁发荣誉奖章,以资表扬这位一生创作态度严谨、作育英才无数的艺术家。

这次MAD艺术与设计博物馆很荣幸地能够举办「丹青餘韵──陈文希」一展,择精展出足使观者概括其创作生涯的31件不同时期代表作,其中不少珍稀作品来自於相当难得的私人收藏,餘下各件亦為一时之选,相信会让观者对於这位新加坡的代表性艺术家有更进一步的深刻瞭解。此展中的16件作品也将在2013年新加坡艺术博览会披露。

其实,几乎每一个新加坡人都拥有一件复製的陈文希作品──在他们的荷包裡!他知名的长臂猿绘像就印在50元新币纸钞的背面,足见其艺术的无限魅力。

陈文希以其生动活泼、描绘细緻的长臂猿绘画作品而广為人知、声名远播。深爱动物的他之所以藉此动物作為创作题材,是受到13世纪南宋画僧牧谿《观音猿鹤图》(现藏於日本京都大德寺)一作的影响。陈文希以逐分逐吋的方式,细腻地阅读这件作品的诸般细节,尤其当他在中国时不曾有机会见过长臂猿,后来才发现这种动物跟猴子不同──牠们没有尾巴。一直到1940年代晚期,陈文希才在一家宠物店裡头,购得了生平的第一隻长臂猿。前后他共豢养了六隻这种美丽的灵长类动物,以便能够毫无保留地观察牠们的一举一动,朝夕摹形写状。及至后来,单从猿猴的跳跃、追逐、翻腾等动作,他便能道出牠们的產地,其一丝不苟的创作精神,由此可见一斑,而这也使其画艺终能栩栩如生、卓然出眾。

畫家簡介   >>

 

           

 

嶺南畫派   關於嶺南畫派   嶺南藝術家與作品   藝術家與作品   陳蘊化   韻。藝術空間  
 

ENGLISH

繁體中文

簡體中文

 

 

首 頁

 

嶺南畫派

嶺南畫派的淵源

評文摘錄   

國畫/日本畫的關係

 

嶺南派大師與作品

嶺南派畫家與作品

 

畫展花絮

 

華人藝術家群像

日本畫大師與作品

 

陳蘊化簡介

評文摘錄

畫展消息

作品欣賞    陳蘊化近作

 

關於藝術空間

畫家藝術空間

主辦畫展    塲 地租賃

主辦講座    國畫課程

 
© 2016 lingnanar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Web Design: James T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