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關於嶺南畫派嶺南派藝術家華人藝術家日本藝術家陳蘊化韻。藝術空間聯絡

 

 

溥心畬生平簡介

 

溥心畬,遼寧人,滿族,原名係愛新覺羅氏溥儒,「溥」為其輩份,民國以後改為姓。出生於民國前十六年,光緒皇帝賜名溥儒,初字仲衡,改字心畬,又自號「西山逸士」,以字行。係清皇室之貴裔: 溥心畬為道光皇帝的曾孫,恭親王奕訢次孫,晚清開明幹練之名臣恭親王奕訢即為其祖父。滿清皇朝倒台後改姓溥,故其有舊王孫之印。(乾隆以後的愛新覺羅子孫以“永綿奕載、溥毓痡牷足陞@系,具有藝術天才的有永瑆、溥儒、溥伒、啟功等人。)

 

溥心畬自幼有「神童」之譽。“我生之初蒙召見,拜舞會上排雲殿......”,出生滿五月蒙賜“頭品頂戴”。四歲開始學習書法。五歲拜見慈禧太后,能答其對,慈禧誇曰“本朝靈氣都鐘于此童”。六歲受教讀論語孟子,九歲能作律詩、古詩,十二歲已能為古文。先生自幼即深受傳統中國禮教與文化薰陶,自幼好學,經史子集,無所不窺。

 

由於先生天資穎悟,個性又內向好學,用功不懈,因此有極高的文采與藝術成就。世人最推重其藝術成就,但先生卻自許生平大業為治理經學,讀書由理學入手及至爾雅、說文、訓詁、旁涉諸子百家以至詩文古辭,所下功夫既深且宏,論述常能至人所不及之精微,國學方面亦足成一家,惜為畫名所掩,不為世人所知。先生則不免視書畫為文人餘事,畢生亦未將全幅精力投注於藝術之中,然而實際上詩文書畫已溶入溥氏生活之中,亦由於這深厚的文化資源與不刻意為之的風度,方使其畫風流露出一種高雅潔淨的人文特質,為一般畫人遠不能企及。

 

北京法政大學畢業後,留學柏林大學,並獲得天文和生物學博士學位。辛亥革命后曾先後隱居北京西山戒臺寺,前后十二年(一說十五年)。旋遷居頤和園,專事繪畫,宗法宋元,山水畫以澹雅見長,較少烘染,較注重線條臨摹,饒有雅秀俊逸之致。1930 年代與張大千齊名,以他們的山水畫成就分峙南北畫壇,被譽為「南張北溥」。溥儒的畫在北京被譽為"國畫北派青綠山水正宗首座"。又與吳湖帆並稱「南吳北溥」。溥儒的水墨畫淺淡而不繁複,工筆中略帶舒放,比起大筆揮灑的南派張大千,風格完全迥異。兩人在畫壇上素有「南張北溥」之稱,橫掃水墨畫壇幾近半世紀。傳世作品有《溪舟弄笛圖》軸、《秋山樓閣圖》軸,均藏上海博物館。《抱琴訪友圖》軸,圖錄于《中國現代名畫匯刊》。

 

溥儒自幼飽學,稍長專心研究文學藝術,精通經史和書畫。先生畫風並無師承,加以他出身皇室,早年習畫多係自觀摹皇室大內之收藏入手,清代皇親貴裔大多雅好書畫與鑑藏之道,觀摹體悟並精研古畫的機會自遠過常人,因此他的畫風多從擬悟古人法書名畫以及書香詩文蘊籍而成。溥心畬畫作以山水名世,實則花卉、人物、草蟲、仕女、鞍馬、走獸、神怪、菩薩、翎毛,無不精擅,亦足為當世之宗。山水以「北宗」為基 (受馬遠、夏珪影響較多),筆法以「南宗」為法。注重線條鉤摹,較少烘染。意境雅淡致遠,俊逸出塵,結構謹嚴,筆法挺勁,并喜繪于絹地,染色層次多而淡。其花鳥畫作品亦清逸雅靜,較之山水,筆法偏于柔秀。家中養有猴、犬、蟲、鳥,故對動物之描繪,頗為生動。今之世人常謂藝術創作需求新求變,視文化傳統及古意古法為淺陋保守而無所長進,甚者言中國傳統書畫千遍一律實有改弦更張之要,殊未認知傳統書畫中之精神內涵及其內在風格之多種變化乃需長期靜心虛己方能領悟古人有取之不盡的妙技。藝術文化之開新創進,必先有自身之根源為本,否則終將流離飄盪不知所止。中國近百年來,受困於此頗深。溥心畬先生之繪畫雖貌似皆從古人而來,但其中實具有真精神、大創意。

 

蔣復璁形容他的風格是「峻秀靈潔、頓挫抑揚、徐徐揮運、逸韻難窮;用墨清幽沉靜,淡而彌厚,濃而愈活;賦色名澈,清麗和雅,莽莽蒼蒼,筆墨所至,有無限生機。」溥心畬之畫,可說處處見古法,卻又別開蹊徑,自成一格。例如他自小受過嚴格的騎射教育,長期接觸觀察,對於馬的神韻自然能掌握得唯妙唯俏。他畫花鳥在形似與灑脫之間,掌握物象的神氣;而工筆花卉主要學習宋朝院體風格,故畫風細膩,高貴典雅,極盡表現出景物自然之美。他學畫的過程,在《自述》中言之甚詳:"余性喜文藻,于治經之外,雖學作古文,而多喜駢儷之文,駢儷近畫,故又喜畫。當時家藏唐、宋名畫,尚有數卷,日夕照摹,兼習六法十二忌及論畫承,亦無畫友,習之甚久,進境極遲,漸通其道,悟其理蘊,遂覺信筆所及,無往不可。初學四王,后知四王少含蓄,筆多偏鋒,遂學董、巨、劉松年、馬、夏,用篆籀之筆。始習南宗,后習北宗,然后亦不自計。" 從中我們知道溥心畬學畫是無師自通的。他自己又說:"蓋有師之畫易,無師之畫難;無師必自悟而后得,由悟而得,往往工妙。"有師之學,常常無須自己用心思,跟著老師亦步亦趨,依樣畫葫蘆,容易成為某種畫風的延續。而無師之學,就要自己讀書、看畫、悉心體味,把前人如何造成這種高妙效果的方法弄明白,都弄明白了,于是就""了。這種學習,比有師之學要艱難,須要更大的毅力,然而其所會也更為深刻。""本身就常常是不同前人的自家理解,不囿于門派之見,無成規可墨守,因而""是更富創造性的學習。溥心畬從年紀輕輕就能以自家面貌獨立于畫壇之中,完全是隱居西山,面壁求悟,無師自通之功。溥心畬主張寫實,他以為寫實造型不僅要觀察自然,更要用心思考、深入理解:「畫山水花鳥,如身在畫中,心悟神契,體物察微,如臨其境,慎思明辨,必期一樹一石,無違於理。孟子曰:思則得之。」書畫要憑感覺,感覺得深刻,才能表達得深刻,而深刻的感覺在於理解。浮光掠影式的感覺,在繪畫過程中是靠不住的。理解了才能更深切地感覺到。溥氏作畫筆少而神完,筆簡意不簡,簡而不單,在於他用筆能以一當十。這以一當十的能力,不單是技法的訓練,更在於他善於思考。溥氏的山水畫,能用不多的筆墨,造成工細的效果。筆少不傷于單薄,墨重不害于秀逸,這是他用筆的功力。以一當十,內容豐富,非一般人所能及。一支筆到了他的手裡,輕重頓挫、流暢而有節奏,動中有靜,靈透而又持重,有出神入化之功。

 

溥儒是清皇室的貴裔,對他而言,那更是一個家國充滿苦難的時代,因此這樣特殊的出身背景,不免給予他一生有決定性的影響。溥氏自幼即受到傳統嚴謹的禮教薰陶,他的個性又內向好學,因而打下了深厚的學養基礎。由於溥心畬的天資穎悟,用功又勤,因此雖然在家國充滿苦難的時代壓力下,他仍有極高的文采與藝術成就展現。溥心畬之所以能夠取得如此成就,正如他自己所說:"未嘗間斷,亦未嘗專習一家也。"實際上他還遵循著一條"不薄今人愛古人"的原則。他深深知道,古人有取之不盡的妙技,而現時的著名畫家也有很多的長處。廣采博取,融會貫通,自然是大有裨益的。 

 

 

 

 

           

 

嶺南畫派   關於嶺南畫派   嶺南藝術家與作品   藝術家與作品   陳蘊化   韻。藝術空間  
 

ENGLISH

繁體中文

簡體中文

 

首 頁

 

嶺南畫派

嶺南畫派的淵源

評文摘錄   

國畫/日本畫的關係

 

嶺南派大師與作品

嶺南派畫家與作品

 

畫展花絮

 

華人藝術家群像

 

日本畫大師與作品

 

陳蘊化簡介

評文摘錄

畫展消息

作品欣賞    陳蘊化近作

 

關於藝術空間

畫家藝術空間

主辦畫展    塲 地租賃

主辦講座    國畫課程

 
 © Copyright 2016 lingnanar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Web Design: James T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