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關於嶺南畫派嶺南派藝術家華人藝術家日本藝術家陳蘊化韻。藝術空間聯絡

 

 

 

一代宗師徐悲鴻先生


作者:盧賢生    轉貼自:中國教育先鋒網  http://www.ep-china.net

 

 

   徐悲鴻,中國現代現實主義繪畫大師。徐悲鴻學兼中西、博采諸長,國畫、油畫,素描,書法皆十分出色,康有為譽為畫壇奇才,周恩來總理評價徐悲鴻的作品融彙了古今中外的技法,他的油畫和素描也具有民族風格,是他自己生活年代的一位藝術大師。而徐悲鴻筆墨淋漓,其筆下的駿馬,尤其受到人們的贊賞與鍾愛,以致成為中國繪畫的一種典型代表與象徵。而徐悲鴻偉大的人格和超人的毅力和智慧,為中國乃至國際豎立了一個絕佳的典範。


   徐悲鴻傳世作品很多,中國畫代表作有:《九方皋》、《愚公移山》、《灕江春雨》、《泰戈爾像》、《奔馬》等。
   徐悲鴻又是一位傑出的美術教育家,桃李遍天下,他從青年時代起就矢志於美術教育,從1918年他被蔡元培聘為北大畫法研究會導師開始,到1928年他與田漢、歐陽予倩共創上海南國藝術學院並任美術系主任,然後到北平大學藝術學院、中大的南京時期和重慶時期,再到北平藝專和1949年以後的中央美術學院,他把自己全部的生命熱情和藝術才華都傾注在美術教育事業上,對美術教育貢獻極大。


一、徐悲鴻一生

   徐悲鴻原名徐壽康,早年貧苦,感世態炎涼,不禁悲從中來,猶如鴻雁哀鳴,改為“悲鴻”,1895年7月19日出生在煙波浩渺的太湖之西,江蘇省宜興縣屺亭橋鎮。父親徐達章是當地著名畫家,精詩書篆刻,徐悲鴻是家中的長子。在"半耕半讀半漁樵"的生活中他度過了童年。 10歲隨父親乘舟赴溧陽時,便有"春水綠彌漫,春山秀色含,一帆風信好,舟過萬重巒"的詩句,他早年隨父親學畫,在父親的殷勤教導和勇於創新的前輩畫家薰陶下,他打下了中國繪畫的堅實基礎。在寂寞的、缺少玩具的少年時代,徐悲鴻悄悄地愛上了周圍的許多動物,並且仔細觀察和描繪它們,如溫順的牛、賓士的馬、嘎嘎鳴叫的白鵝、浮游於水面的群鴨、倦臥在牆角或戲於樹上的化貓……都一一出現在他的筆下,宛然如生。

   17歲的徐悲鴻已成為宜興知名的畫家,在宜興女子師範、彭城中學、始齊小學三校教授美術。19歲時父親病逝後,決定去上海尋找半工半讀的機會。宜興初級師範的語文教師張祖芬送別他時、殷勤地勉勵說:"你年輕聰敏,又刻苦努力,前途未可限量。我希望你記住一句話:'人不劃可有傲氣,但不能無傲骨',我沒有什麼東西可送你,就以這句佳話為贈吧!"徐悲鴻從心底湧起無限感激,並終身銘記著這句佳言,將它作為座右銘。直到他生命的晚年,他仍帶著溫情對我說:"張祖芬先生可稱我的第一位知已呵!"

 

  19l6年, 22歲,徐悲鴻考入震旦大學攻讀法文,課餘乃勤奮作畫。3月,明智大學創立,徵求倉頡畫像。徐悲鴻以巨幅水彩倉頡像中選,被明智大學聘請作畫和講學,因此得識康有為等著名學者。徐悲鴻以康有為為師,在其指導下遍臨名碑,得崇碑派真髓,廣聞博見,書藝精進。


   徐悲鴻拿到明智大學給的一筆稿酬,決定去日本研究美術。1917年5月,徐悲鴻抵東京,整天尋覓藏畫的處所觀覽。他在日本還結識了著名藝術家中村不折,看到他收藏的許多中國古代碑帖和日本繪畫精品。  


   1917年 23歲,東渡日本研習美術。康有為贈橫幅題額《寫生入神》為他送行,旁注小字:"悲鴻仁弟于畫天才也"。在日本飽覽美術藏品,結識著名書畫家、收藏家中村不折,見到中國流失的許多珍貴碑帖。


   19l8年 24歲,徐悲鴻來到北京,被蔡元培聘為北京大學畫法研究會導師。積極投身"五四"前夕的新文化運動。他在畫法研究會開學典禮上提倡吸收西洋繪畫之長,創造新的風格。在《中國畫改良論》中提出了"方法之佳者守之,垂絕者繼之,不佳者改之,未足者增之,西方繪畫之可采者融之"的主張,在當時的畫壇堪稱振聾發聵。 

 

  19l9年 25歲,在蔡元培、傅增湘的幫助下,獲公費赴法留學。10月5日,到達巴黎,先在各大博物館仔細觀摹西方藝術的精華及比較他們與東方藝術的不同之處,數月絕筆不畫。然後入朱埵w畫院學習素描兩月,後又考人巴黎國立高等美術學校,入弗拉芒格畫室。每次競試,都名列前茅。課餘,便到盧浮宮和盧森堡美術館研究大師的作品,臨摹德拉克洛瓦、委拉斯蓋茲、倫勃朗等作品。課餘,則到羅浮宮和盧森堡美術館臨畫。他站在十八世紀末法國浪漫主義大師德洛克瓦的巨幅油畫《希阿島的屠殺》前,深深地被激動,以致熱淚盈眶,不能自己。


   1920年冬,法國大雕塑家唐潑特介紹徐悲鴻認識了法國國家畫會的領袖達仰,他當時享有很高的威望。從此,徐悲鴻每星期天都去達仰畫室聆聽達仰的教導和參加該派藝術家們的茶會,深受教益。達仰勉勵徐悲鴻說:"學美術是很苦的事,不要趨慕浮誇,不要甘於微小的成就,"他要徐悲鴻精繪素描,並養成默寫的習慣。這位當時已屆六十八歲的達仰先生,興致勃勃地向悲鴻談起他年輕時的往事。他說:“我十七歲做柯羅的學生。柯羅教我要誠,要自信,不捨棄真理以徇人。我始終信守柯羅的教導,五餘年來,未敢忘卻。”他微笑著,繼續說道:“你既來我國求學,我首先應當把柯羅的嘉言送給你。” 徐悲鴻遵從達仰的教導,很見功效,於是更加努力。先後有《悵望》、《蕭聲》、《琴課》、《撫貓人像》、《遠聞》、《馬夫和馬》等傑作問世。僅1927年就有9幅作品入選法國國家美展,獲得很高的讚譽。

 

    1921年4月法國國家美展開幕,徐悲鴻從早至晚仔細觀摹,走出會場時,才發現外面下著大雪,而他整天未進餐,又缺少禦寒的大衣,頓時感到饑寒交迫,腹痛如絞。從此患上了嚴重的腸痙攣症。他常強迫自己忍痛作畫,現仍保存的一幅素描上便寫著:"人覽吾畫,焉知吾之為此,每至痛不支也。" 

 

   這年夏天,病更劇,而學費已完全斷絕,只好去柏林。徐悲鴻在柏林認識了柏林美術學院院長康普,並看到了門采爾、綏幹第尼 及康普的作品,感到在法國見到的佳作雖多,仍受局限。他最愛倫勃朗的畫,便去博物院臨摹,每天都持續畫10小時,其間連一口水也不喝。特別在臨摹倫勃朗第二夫人像時,下了很大的功夫,覺得略有收穫,但仍不能用在自己的作品上,於是更加努力。 

 

    1923年,徐悲鴻回到巴黎後,以油畫《老婦》,第一次入選法國國家美展。再謁達仰。 


    1925年徐悲鴻還曾赴新加坡,為陳嘉庚及其所辦的廈門大學作畫 。
    1926年 32歲,在上海展出歷年所作,引起文化界極大的興趣。康有為當時曾寫道:"徐悲鴻10年前為我及文慎公、沈子培尚書寫像,惟妙惟肖。其于畫,蓋天才也。後遊日本,又學畫於法國、德國,深詣7年。令歸出所畫示我,精深華妙,隱秀雄奇,獨步中國,無以為偶。其畫固中國所未見,其畫派亦中國所未有。" 


    重返歐洲,以深入研究全歐藝術。赴布魯賽爾的博物院臨畫,他很愛魯本斯的作品,認為他是古今最大的色彩畫家之一。 


    1927年春,徐悲鴻赴義大利和瑞士,流連子聖彼得寺的名雕和西斯廷教堂的米開郎基羅的壁畫之前,縱情地欣賞了文藝復興時代大師們的傑作,並遊覽了龐貝古城,領略西方古代藝術的氣氛。


    經過8年國外勤奮刻苦的學習和鑽研,年內,徐悲鴻懷著復興中國繪畫的決心,回到久別的祖國,居上海霞飛坊。 


    1928年 34歲遷居南京。任南國藝術學院美術系主任和南京中央大學藝術系教授。開始創作取材《史記》的大幅油畫《田橫五百士》,《田橫五百士》是徐悲鴻的油畫代表作之一。取材于《史記·田儋列傳》。此畫熱情地頌揚了田橫及五百壯士富貴不淫,威武不屈的氣節和愛國主義精神。年底,由蔡元培先生推薦,赴北平擔任北平藝術學院院長。     

 

    1930年完成了油畫《田橫五百士》的創作後,痛感中國許多人才被埋沒壓抑,開始構思取材於《列子》的巨幅中國畫《九方皋》。《九方皋》幾經易稿,把千里馬遇到知己的欣喜和九方皋雖為樵夫,卻具遠見卓識的風度,表現得淋漓盡致。這幅寬351釐米、高138釐米的中國畫,栩栩如生地塑造了一位樸實勞動者九方皋的形象。他正在聚精會神地察看面前的那些馬,而那匹黑色的雌馬仿佛遇見了知音,發出快樂的嘶鳴,揚起蹄子躍躍欲試。

 

    1931年 37歲,完成大幅中國畫《九方皋》。
    1933年,為了宣傳中國美術,提高中國藝術的國際地位,徐悲鴻前往歐洲,舉辦中國畫展。畫展首先在巴黎引起強烈震動,參加開幕式的有法國教育部長、外交部長以及各界著名人士3000人,觀眾達三萬人以上,展覽應觀眾要求延長了15天,目錄印至三版,報紙上的介紹文章達200餘篇。文豪保爾瓦洛堭M門為該展撰文介紹。隨後,徐悲鴻又赴布魯塞爾、柏林、法蘭克福舉辦個人畫展,獲巨大成功。有50多家報紙雜誌發表了讚譽文章。    

  

  徐悲鴻在義大利米蘭、蘇聯列寧格勒、莫斯科舉辦的中國畫展也引起轟動,該展的紀錄片在意全國放映,被譽為自馬可·波羅之後最重要的文化交流。蘇聯愛米塔日美術館還專門成立了中國繪畫的展室。  1936年 42歲,赴廣西。居桂林、陽朔,放舟於灕江之上。創作寫意山水《風雨雞鳴》《牧童和牛》、《村歌》《逆風》,《古柏》等國畫。《逆風》畫面上畫了一些小麻雀正迎著狂暴的逆風,振翅疾飛,富有強烈的時代氣息。《古柏》描繪了在北平習見的古老柏樹,巨幹虯枝,鬱鬱蒼蒼,樹下    坐著一個人,那正是畫家自已。


     1937年 43歲,在香港、廣州、長沙舉辦徐悲鴻畫展。從香港一位德籍夫人手中購回中國人物畫瑰寶《八十七神仙卷》。在桂林創作寫意山水畫《灕江春雨》和中國畫《風雨雞鳴》。《灕江春雨》,以大潑墨的手法描繪甲天下的桂林山水,情景交融,筆墨淋漓,手法新穎獨特,是中國大寫意山水畫的代表之作。

    

 徐悲鴻1937年8月,因國難隨中央大學遷重慶,繼續在中央大學任教,作《巴人汲水》、《巴之貧婦》等佳作。 1937年創作的《巴人汲水》,是一幅真實記錄重慶人民辛勤勞作的藝術珍品,為徐悲鴻代表作之一。山城水來之不易,徐悲鴻來到重慶,映人眼簾的第一道風景線即是一行行挑水的漢子,他們那吃力的步履和被水桶壓彎的扁擔,使畫家深刻地感受到那份生活的艱辛,為此,觸發了的畫家的創作靈感,構造出一幅真實生動的巴人汲水的藍圖。

 

   《巴人汲水》在構圖上匠心獨運,整個畫面十分奇特,高300cm,寬卻62cm,頗顯細高。但其懸掛起來,確與嘉陵江的百丈懸崖相一致的,使其場景更顯陡峭與驚險。將巴人傳統汲水的宏大場面,分解為舀水、讓路、登高前行3個段落,畫面段落之間,用江岸的岩石和層層的石階融彙貫通,上半部畫一叢翠竹和幾枝怒放的梅花,翠竹用青綠一揮而就,梅花則先用盡情揮灑的濃墨在宣紙上繪出枝幹,再以白粉點出花瓣,清麗典雅,一塵不染,既映襯出江岸的陡峭,更使畫面色彩豐富。    


    此畫畫畢,畫家略加思忖,信手題加七言律詩一首:“忍看巴人慣挑擔,汲登百丈路迢迢;盤中粒粒皆辛苦,辛苦還添血汗熬。二十六年冬隨中央大學入蜀即寫所見。”此畫的成功,在社會上引起極大的反響, 
   1938年在香港展出時。即被譽為“五百年來罕見之作”。徐悲鴻先生自己對於此畫亦十分滿意,歸來即又按原稿重新繪製了一幅。第一幅《巴人汲水》圖,徐悲鴻先生後來補題“靜文愛妻保存”,連同《巴人汲水畫稿》,現存於徐悲鴻紀念館。第二幅《巴人汲水》圖,後來流入到民間。 


   1938年,徐悲鴻攜帶自己的作品去南洋,先後在新加坡、吉隆玻、檳榔嶼、恰保舉行畫展,盛況空前。徐悲鴻將畫展的全部收入捐獻、救濟祖國的難民。 
    1940年,46歲, 徐悲鴻應印度詩哲泰戈爾之邀,赴印度國際大學講學,並在加爾各答舉行畫展。泰戈爾贊其作品具有旨趣高奧的形象、韻律差妙的線條和獨具民族風格的色彩。為泰戈爾作中國畫《泰戈爾像》和《群馬》。由泰戈爾介紹,為聖雄甘地作速寫肖像。

 

在印度,徐悲鴻創作了構思已久的巨幅國畫《愚公移山》。《愚公移山》是中國人民喜愛的一則寓言。它教導人們:只要有堅強的毅力,持之以恆,終能戰勝一切困難。當時正是抗日戰爭最艱苦的年代,但徐悲鴻堅信:中國人民以愚公移山的精神,艱苦奮戰,一定能夠取得抗日戰爭的最後勝利。
    徐悲鴻為這幅畫作了一百多幅習作和畫稿,最終使用了巨幅宣紙來表現劇烈運動中的人體。畫面上愚公白髮長須,掛鋤而立,開山者體魄健壯,揮鋤掘石,整個畫面表現了堅卓的精神和強勁的力量,給人以巨大的鼓舞。徐悲鴻巧妙地使西洋的素描技巧和中國畫的線描相結合,使畫面的空間感、體積感、量感和質感表現得非常充分,人物栩栩如生,開中國人物畫之先河。  

 

    1942年,1943年,徐悲鴻在重慶籌建中國美術學院同時,創作了大量優秀的中國畫作品,其中動物畫佔有十分重要的地位。如中國畫《群獅》、《雙飲馬》、《梅花》和《鷹揚》等。他筆下的動物都寄託著畫家自己的精神,具有強烈的時代感情。他喜寫威鎮百獸的雄獅,以"新生命活躍起來"的題詞點出自己熱望的民族覺醒與奮起。在祖國遭到侵略,人民遭受到躁躪之時,他作的則是怒目欲眥的負傷之獅。他畫的駿馬充滿一往無前的氣魄和錚錚硬,畫家的喜怒哀樂同那堪托死生的奔馬已經融為一體了。在風雨中長啼的雄雞,預示著光明即將到來,那迎風梃立的翠竹、蒼松、古柏,那不畏嚴霜的寒梅,逆風而飛的麻雀,都像抒情的詩篇一般,栩栩如生、脫紙而出。

 

 

徐悲鴻1942年創作的國畫《靈鷲》是非賣品之一。畫面描繪兩隻巨大的靈鷲棲息在峭拔的高岩上,造型嚴謹而筆墨雄健。特別是在靈鷲的爪子、眼睛和嘴等細部精微而傳神的刻劃,將猛禽的性格畢現無遺,與那淡藍色的遠山和用潑墨  寫成的岩石,形成工整與粗放的對比和結合。全幅色調 和諧,令人賞心悅目。     
    當時,一位協助國民黨政府工作的美國高級將領看中了這幅作品,念念難忘。後來,抗日戰爭勝利,這位美國將軍帶著他的功勳,準備榮歸故國之際,蔣介石為了表示感激,決定送給他貴重的禮品。當詢問他喜愛中國的什麼東西時,這位美國將軍說,他什麼也不想要,只想要徐悲鴻先生的那幅《靈鷲》,於是國民黨政府的官員便來請求徐悲鴻出售這幅作品,但卻遭到了徐悲鴻的拒絕。他們為了完成使命,一次一次來向徐悲鴻請求,提出無論徐悲鴻要多高的價錢,都可以付給,但仍然遭到徐悲鴻的拒絕。這幅精美的作品,現在保留在徐悲鴻紀念館。 

 

   1946年,徐悲鴻來到北平,擔任北平藝專校長。他聘請了許多有影響、有能力的優秀美術家到校任教。針對中國藝術教學的薄弱之處,他重視嚴格的基本訓練,強調素描是造型藝術的基礎,要求學生以表現人民生活為己任,而不以抄襲古人為自足,倡導國畫的發展與革新。  

 

    解放前夕,國民黨政府派飛機接徐悲鴻和一批著名教授去南京,遭到徐悲鴻拒絕。  
    1949年4月,他作為新中國代表出席了第一屆世界保衛和平大會。同年,被任命為中央美術學院院長,並當選為全國美術工作者協會主席。


    1951年,徐悲鴻帶病去山東導沭整沂工程工地體驗生活,畫了許多民工肖像,準備創作巨幅油畫《當代新愚公》。在構圖期間,突患腦溢血,半身癱瘓。 


    1953年,徐悲鴻漸能起床行動,便到中央美術學院為畢業班學生和教師進修小組上課,他感到還有許多知識沒有傳授給他們,孜孜不倦地為他們講課、改畫,完全忘記自己還在病中。9月23日第二屆全國文藝工作者代表大會開幕,他擔任執行主席,主持會議。當晚,突發腦溢血,於9月26日逝世。徐悲鴻只活了58歲,他的生命大短促了,但他藝術和那自始至終對祖國和人民的熱愛卻長存。

  

 徐悲鴻逝後他的夫人廖靜文,將徐悲鴻的全部作品1200多件,和購藏的唐、宋、元明、清及近代書畫家作品1200多件,以及中外美術書籍、畫片。碑拓10000多件,全部獻給了國家。
    1954年國家撥款在徐悲鴻的故居建立了徐悲鴻紀念館,周恩來總理親自題寫“悲鴻故居”匾額。1983年,建於北京新街口北大街的徐悲鴻紀念館新館落成。

 

 

 

 

 

  

 

 

           

 

嶺南畫派   關於嶺南畫派   嶺南藝術家與作品   藝術家與作品   陳蘊化   韻。藝術空間  
 

ENGLISH

繁體中文

簡體中文

 

首 頁

 

嶺南畫派

嶺南畫派的淵源

評文摘錄   

國畫/日本畫的關係

 

嶺南派大師與作品

嶺南派畫家與作品

 

畫展花絮

 

華人藝術家群像

 

日本畫大師與作品

 

陳蘊化簡介

評文摘錄

畫展消息

作品欣賞    陳蘊化近作

 

關於藝術空間

畫家藝術空間

主辦畫展    塲地租賃

主辦講座    國畫課程

 

 
 

© Copyright 2014 lingnanar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Web Design: James Tan

Follow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