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關於嶺南畫派嶺南派藝術家華人藝術家日本藝術家陳蘊化韻。藝術空間聯絡

 | 畫家簡介 | 評文摘錄 | 吳冠中文選 |

吳冠中四題   

翟 墨   中國藝術研究院研究員

 

〔是非冠中〕最負盛名者最遭物議,這似乎也是一條規律。

  吳冠中的激烈個性和藝術主張使他總處於議論的焦點,特別是近20年來他的畫作被中外看好,更使他不僅畫名而且是非都堪稱冠中!


  他關於形式美、抽象美、筆墨=零及對師輩不恭等等言論,每次都因觸犯舊習慣勢力的雷區而引起軒然大波。


  他引發的論爭有兩類。一是自己敏感到畫壇的阻力,不得不親自站出來呐喊呼籲;一是同別人談話時無遮攔,不設防,說些有失分寸的話被人公佈出去,成為別人攻擊的口實。君子一言,駟馬難追,既然話已出口,別人怎麼傳播或加工、理解或誤解就只能任人評說。


  吳冠中同乃師林風眠相知相依關係非同尋常。吳冠中寫過好幾篇長文總結林風眠的創造成就,慨歎林風眠的孤雁命運,聽到林在香港逝世的消息悲痛得不能自已,其對林的尊敬摯愛有目共睹。然而鼓勵學生們做自己的叛徒的吳冠中,有時也不免要做做叛徒的榜樣,即在藝術上要敢於找找老師的不足,不如此就永遠不會青出於藍。然而,有幾個人能理解這種叛徒式的尊重?別人說你目無尊長,你說:"是是是是是."也就是了。

〔邊界擴展〕任何有生命力的藝術,其邊界都在遺傳和變異中不斷擴展。

  宣紙上一個個水墨點點,落紙後漸漸洇開,邊界在洇滲中不斷擴大,於是便出現圈與圈的突破、交叉和錯疊,畫面呈現出既各有圓心又邊界溶融的朦朧圖像。雨灑池塘,那一圈圈蕩漾的漣漪更是動態地畫出各自獨立又普遍聯繫的視覺奇觀。


  藝術的發展也是如此。
  有人說,一半的傑作在法則之中,另一半傑作在對法則的違背之中。真正的藝術家就是要做過頭的事,越軌的事,就是要惹人生氣;因為沒有一定的狂妄、偏激、冒險,就沒有自信、突破、創造,也就沒有藝術的發展、衍變、新生。難怪《紐約攝影學院教材》自嘲地引用攝影師的話:所有的法則都是為了讓人們突破它!


  在學科以分析為主的階段,各個畫種、畫派界限分明,人在圈堙A自我感覺良好:圈堣@點,是個日字──如日中天般輝煌!在學科以綜合為主的階段,有些不安份的圈中人換一付眼光看自己,才發現,圈堣@人,是個囚字──拘禁蜷縮般可悲!有的勇敢者索性跳出圈外再回頭看,圈外一點,那個圈豈不成了個零字?──脫卻樊籠般自由!


  於是就出現了日字派、囚字派、零字派不同視角的異元論爭。
  藝術從來沒有一成不變的邊界,創造就是舊圈圈的突破和擴展,新圈圈的編織和重建。然而幾乎每一個舊圈圈的突破者、叛逆者和新的發端者都要面臨遭貶挨駡的命運。一旦罵聲攪起的塵埃落定,挨駡者又被推崇為先知和英雄。


  齊白石的水墨花鳥,開始被罵為野狐禪,現在卻成了中國畫的樣板。
  李可染的水墨山水,開始被攻擊不是中國畫,現在倒成了中國畫的驕傲。
  石魯的水墨傾瀉,更被罵作野怪亂黑,他的價值不是正在與日俱增?
  埃菲爾鐵塔初建,罵聲幾乎掩沒巴黎城,如今它已成為巴黎和法國的象徵。


  如今,水滴形的中國國家大劇院又在某些自恃內行者的罵聲中動工,我相信它完全不同於糟糕的偽古董北京西站,而是對中國建築舊圈圈的一次高層次擴展。


  必枷鎖,馬踢死;米顛,倪迂,黃癡;顛張、醉素、狂吳(冠中)……,一部美術史,可以說就是一部藝術邊界的開拓史,也是一部藝術創新者的挨駡史!

〔異元批評〕藝術也從來沒有一成不變的、各個流派共用的批評標準。

  它隨時代的變化而變化,例如原始藝術的樸拙,古典藝術的和諧,現代藝術的破碎,當代藝術的拼合……;它隨個性的不同而不同,例如文人畫的淡雅,新文人畫的謔趣,實驗水墨的觀念……。


  我們當今處於一個藝術多元共生、多極並存的時代。古今中外的藝術傳統和思潮流派也呈多種存在狀態:或立交橋式的各行其道;或雞尾酒式的分層互滲;或鹽糖水式的有味無痕。


  許多人看不到這個大局,習慣於站在打上自己成就印章的老圈圈堿搯暋D,指責別人不合自己的標準口味,這就出現抱怨醬油沒醋味,或指責紅茶太像可樂的異元批評。


  張仃和吳冠中對筆墨的看法不同,前者是站在傳統水墨邊界內為自己的焦墨山水保底,後者是站在傳統水墨邊界外為自己的混血風景辯護。他們各有各的道理,各有各的佳作,何必非要分個你是我非,更何必把甲的鬚眉強行安上乙的面目?
  波洛克的行動繪畫是主觀情緒支配下的滴濺潑灑,吳冠中的點線抽象是密林藤蘿印象的抽象提煉,為什麼只看表面某些畫跡相近,就斷言吳冠中抄襲波洛克?


  其實,藝術上類型體系的不同,並非科學上正確錯誤的對立;有時表面風格的相似,又可能藏著觀念方法上的相異。為什麼不能容忍和而不同或同中有異,為什麼要麼非此即彼、要麼千篇一律?


  酷評是對批評界吹捧風的一種反動;然而它不是健康意義的文藝批評、學術層次上的嚴肅論證,而是陰暗心理和怨恨情緒的發洩,以及對被批評者人格的惡意嘲弄。用一位自稱無知所以無畏的文學酷評者的慣用詞說,是要把對方滅掉,這種滅人興己的酷評,其實是既滅不了人也興不了己的,但它為了炒自己一時的虛名,卻如藝苑馳馬,踐踏著文藝的生態繁榮。


〔偏見難糾〕偏見比無知離真理更遠。

  吳冠中為我和王端廷共同主編的套書西方現代藝術流派書系寫了一篇總序,該文以《永遠新生》為題發表在《文藝研究》1999.3. 創刊20周年紀念專號上。其中有一段話說:歷史太悠久了,傳統之所以有如此強大的生命力,正是由於反傳統,反反傳統,反反反傳統的不斷發展,永遠新生。又說:近親婚姻導致衰頹,每次異種的引入才促使新品種新生命的誕生。都經歷過孤陋寡聞的時代,引進外國藝術是新鮮事,但外國傳統猶如中國傳統,都是在反、反、反、反、反中積累形成的,要識別精華與糟粕並不容易。這些內容,吳冠中還寫進文章《橫立生涯五十年》中(載《文匯報》1999.10.9.)。


  吳冠中向我解釋說:中西傳統都是一個流動的概念,它包括著歷代藝術家反傳統即發展和豐富傳統的新成果。第一個反,是反對傳統中過時或僵化了的東西;第二個反,又反對第一個反反過頭了的東西,在更高層次上回歸傳統也發展了傳統;第三個反,又反對第二個反反得不適當的地方,在第三層次上回歸併發展了第二層次。依此類推,反、反、反、反、反,傳統就這樣積累下來,發展下去。


  吳冠中講的實際就是哲學上事物在否定之否定中不斷揚棄嬗變更新的道理。三個反或五個反,多數言其連續性,奇數言其方向性。這些都蘊含在他的原文中。


  但是有些人卻說:吳冠中反傳統,一個反不行,還要連用五個'反',可見他對傳統多麼仇恨!


  我即把吳冠中的解釋予以轉述。但聽者不等我說完,便笑道:吳冠中難道真會這樣說?這恐怕是你自己的解釋吧!我只好默然。


  吳冠中先生用不著煩惱。你每丟下一個橄欖球總有許多人轟然去搶,不也很有趣嗎?

  翟 墨 中國藝術研究院研究員

 

 

      

 | 畫家簡介 | 評文摘錄 | 吳冠中文選 |

 
 

           

 

嶺南畫派   關於嶺南畫派   嶺南藝術家與作品   藝術家與作品   陳蘊化   韻。藝術空間  
 

ENGLISH

繁體中文

簡體中文

 

首 頁

 

嶺南畫派

嶺南畫派的淵源

評文摘錄   

國畫/日本畫的關係

 

嶺南派大師與作品

嶺南派畫家與作品

 

畫展花絮

 

華人藝術家群像

日本畫大師與作品

 

陳蘊化簡介

評文摘錄

畫展消息

作品欣賞    陳蘊化近作

 

關於藝術空間

畫家藝術空間

主辦畫展    塲 地租賃

主辦講座    國畫課程

 

 © Copyright 2014 lingnanar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Web Design: James Tan

Follow Us :